登陆

《朱熹:徐君季子两贤论》注释

admin 2019-05-31 357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【题解】

本文出自《朱熹集》(四川教育出版社)之《朱熹外集卷二》,原出《康熙武进县志卷三十九》,又见《乾隆阳朔县志卷十》。朱熹此文从季札挂剑着眼,提出季札、徐君都是贤者,以为季札之所以挂剑徐墓,恰恰是由于徐君也是诚信之人。这与拙作《季札与两代徐王的君子之交》不谋而合,兹将全文录出,并加注释如下。

【原文】

《徐君季子两贤论》

朱熹

史称季札奉使过徐,徐君好札剑,札心知之,为使上国,未献。还至徐,徐君已死,乃解剑系之冢树而去,诚所谓不以死倍吾心哉。

嗟乎!此季子之高义,千古知之矣,吾以徐君足致使之也。札好义,必徐君亦好义,两人相遇之诚,故若此。

以有用之宝剑,何不赠有用之好汉,乃挂树头,博一日之虚名耶?岂知徐君素日至德以孚于人者,使札好徐君之剑,徐君亦一诺不苟,即札死,徐君必挂冢树而去,谅亦不以死背其心者乎。

此其心当日不知,作史者不知,千百载而下,可以尚论,见两贤之同路而然耶!

【今注】

季《朱熹:徐君季子两贤论》注释札:吴国令郎,吴王寿梦第四子。他的父兄都期望他承继吴国的王位,但他一直礼让。季札曾出使华夏列国,往复皆途径徐国,季札挂剑的故事就发作在这次外交活动。

徐君:徐国国君,与季札为姻亲。依据年代计算,该徐君可能是徐君义楚。

:通「背」,违反。

【今译】

史书记载:季札奉使命路过徐国,徐君喜爱季札的佩剑,季札心里理解,但由于还有出使华夏列国的使命,所以暂时没把宝剑献给徐君。等季札回到徐轧国,徐君现已逝世。所以,季札解下佩剑,将它挂在徐君墓前的树上,然后脱离。真的是就算对方《朱熹:徐君季子两贤论》注释逝世了也不违反我的初心啊。

嗨!季札挂剑表现了季札的高义,千载以来很多人都知道。但我以为,徐君的高义满足引发这一义举。季札好义,必定徐君也好义,两个好义的人诚意相待,才会有这件千古美谈。

有用的宝剑,为什么不赠予有用的好汉(起到实践的用处),将宝剑挂在树上,莫非是为了获取一时的虚名吗?有这种主意的人,哪里知道,徐君素日的至德,他以信义待人,假如季札喜爱他的宝剑,徐君也必定暗自许诺不苟且,假定季札先逝世,徐君也必定会将宝剑悬挂季札墓前然后脱离,恐怕也相同不由于对方逝世而违反初心。

徐君的诚意,就算其时没有人可以读懂,编撰史书的人也不能读懂;时隔千载今后,却无妨讨论一下,发现徐君、季子这两位先贤其实是同路中人啊!

【今释】

季札挂剑故事,世人皆称誉季札诚信榜首,却很少重视两代徐君在故事中的定位。拙作《季札与两代徐王的君子之交》曾讨论过这一问题。昨日在《朱熹集》《朱熹:徐君季子两贤论》注释(十册,四川教育出版社)中发现《徐君季子两贤论》一文(本文未收入常州市政协文史委员会汇编的《延陵季子史料集》,归于新发现的史料),倍感亲热。

朱熹读季札挂剑故事,由于千载以来还没有《朱熹:徐君季子两贤论》注释其他人一起称颂徐君、季子而感叹;笔者读朱熹此文,却由于千载以来不谋而合之符合而赞赏。

物理学上有个说法,叫做力的作用是彼此的。季札纵然诚信,暗自喜爱他佩剑的人应该不止徐君一人,为什么季札单单要将佩剑赠予徐君呢?当然是由于徐君当得起季札的赠予了。

依据刘向记载的季札挂剑故事升级版,季札本来是预备将佩剑交给徐国的嗣君的,但嗣君却说:「先君无命,孤不敢受剑。」由此可见,徐君尽管心爱宝剑,但到死也没说,便《朱熹:徐君季子两贤论》注释是为了不尴尬季札;嗣君面临季札赠剑,却不敢承受,只由于徐君没有留下相关遗言。这便是笔者提出季札与两代徐君是君子之交的观念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